當前位置:100EC>在線教育>在線教育的終局:長期主義的勝利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在線教育的終局:長期主義的勝利
yotaaa黑板洞察發布時間:2020年12月31日 09:40:27

(網經社訊)2020年整個在線教育經歷了跌宕起伏的一年,在看到了頭部企業高歌猛進大筆投資入賬的同時,我們也看到了許多企業甚至曾經在賽道中有過許多高光時刻的機構在這一年都倒下了。這無疑形成了一種矛盾體,在線教育的未來顯得撲朔迷離,倒下的機構是否能說明是模式的失敗?在線教育的終局又將會怎樣?整個行業都感受到了,在線教育準備“背水一戰”了。

01

在線教育創業的門檻越來越高,且會持續高下去

2013年在線教育元年開啟,對于整個教育行業來說意義重大,打開了教育行業通向資本的大門,隨后在線教育迎來了第一波資本熱潮,即使面對2015年資本寒冬,教育行業憑借健康的現金流及抗風險的逆周期能力,在短暫的經濟下行過程中,依然能很快吸引資本的注意。教育行業在經歷了16年的投融資高峰之后,截止2019年,行業融資事件數明顯呈一個下降趨勢。甚至2019年僅僅發生了332起融資事件,對比去年同期降幅已經迫近50%大關,達到了47%。融資事件的減少已經連續發生三年,與前一年相比,18年下降21%,17年下降10%。

在線教育的終局:長期主義的勝利-黑板洞察

資本寒冬已經喊了好幾年了,我們也確實感受到了寒意,VC投資持有期通常都在5-7年,在高歌猛進的投資攻勢之后,所期望能夠成為行業獨角獸的項目最終大部分顆粒無收。投資行業夢幻且殘酷,短期內可以憑借自己的能力水平、行業地位快速聚攏起一大筆錢去改變或者改造一個行業,但同時如果最后沒有讓lp滿意的答卷,大概率這家基金的負責人是不太有第二次機會了,每個入場的人機會往往只有一次,站在臺上的只有勝利者。

2020年上半年教育行業共發生了113起投融資事件,除去未披露的金額部分,共計總額176.575億元。相比2019年上半年167起數額,融資事件數量縮水了32.34%,但融資總金額卻高出47.38%,2020年教育融資上半場靠頭部高額融資撐起。而這樣的狀況其實在2019年就初見端倪,早期投資事件數量銳減。在這教育行業發展的過程中,眾多的商業模式、需求、團隊都被驗證過了,大浪淘沙之后,連投資機構也未能幸免,留在牌桌上的企業碩果僅存。百倍回報的機會越來越少,所以投資機構更愿意去投資中后期的企業,偏愛巨頭“獨角獸”,期望能夠有幾倍的回報。所謂“靠譜”的項目越來越少,整個資本市場開始從早期項目向著中后期的項目遷移,從“賭賠率”轉變為“賭勝算”。

因此,在線教育的創業門檻被無形之中拉高,各個賽道的格局相對穩定,初創企業面對的市場環境也成為了紅海。同時融資也成為了早期項目的一大障礙,關注早期項目的基金越來越少,同時為了保證勝算,對早期項目的要求也越來越高,過去一個ppt就能拿到錢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02

短期的行業陣痛,可能是長期的行業拐點

學霸君遭遇困境受到了全行業的關注,作為一個在線教育興起的企業,它曾經有著“問鼎頭部”的愿心,而在轉型的過程中屢屢受挫,最終錯失了賽道的發展窗口期,回顧它發展的整個歷程確實令人唏噓。行業中開始彌漫著悲觀情緒,是否工具類產品企業難以轉型?1對1模式是不是難以跑通?

行業進入陣痛期是難以避免的,事物發展的前進性與曲折性的統一。前進性體現在:每一次否定都是質變,都把事物推到新階段;每一周期都是開放的,不存在不被否定的終點。曲折性體現在回復性上,其中有暫時的停頓或倒退,但是經過曲折終將為事物的發展開辟道路。

同樣的狀況在互聯網賽道也得到了驗證,共享單車的高度競爭下,整個賽道企業紛紛退場。就當人們認為戰況已經結束,共享經濟是偽命題的時候,哈羅單車和青桔單車很快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中,并且以非常健康且快速的狀態進行著發展。

因此我們并不能武斷的認為,一家企業的發展狀態能夠否定一個賽道的未來,我們依然堅定的看好在線教育的發展,并且認為當下的工具類產品和1對1的模式都有其存在的意義。學科1對1在線的模式已經相對成熟,已經呈現出向頭部聚集的趨勢,這也讓頭部企業更容易實現盈利。據行業分析報道顯示,掌門1對1付費學員人數上漲約300%,已累積注冊用戶6000萬,單月課耗超過5億,占該賽道近80%市場份額。這一數據也給了學科1對1在線輔導賽道一針強心劑。在這種格局之下,我們能夠遇見在線教育的下半場的競爭。

K12是一個長遠生意,且教培模型更為復雜,企業最重要的是把控課程體驗和學習效果,用續費、擴科和轉化來延長用戶的生命周期,延伸“第一次獲客”的價值。同時其培訓目標與中高考掛鉤,不同省份、地區的考卷不同,大綱的重難點有偏差,難以標準化,比拼的是更完善的教研體系和教育質量。

在線1對1是平臺驅動,只有頭部企業最完善的平臺架構、平臺內容,才能讓用戶選擇。所以,當頭部企業占據了最好的資源漸漸發展起來,之后的企業就很難再有發展的空間,這便是1對1模式之中最大的門檻。對比其他的細分賽道,同樣發生著巨大的變化。與此同時,目前賽道上的等頭部選手,已經開始結合自身特色,努力精細運營鏈條,通過拓展多元化課程產品、提升服務質量增加溢價空間等等手段,力求在穩步增長的同時,實現健康發展。

03

逃離“裹挾”,堅持長期主義

從2018年開始,教育行業里出現了一個新名詞【營銷大戰】,曾創下了兩個月中日均營銷支出已超過6千萬元,整體營銷費用共計超過40億元的神話,這在過去顯然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整個教育行業都被“裹挾”了進來,以至于2020年12月4日,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在第十屆全國培訓教育發展大會上做了《培訓教育,除了商業模式,我們還應關注什么》的主題演講,大聲疾呼:“培訓教育被過度開發,形成了過度開發的需求,資本退潮后,將會出現一地雞毛的情況。

曾經線下教育培訓市場屬于高度分散的狀態,各個地方都有自己地方特色的龍頭企業,兩家最大的頭部企業占到整個市場份額不到5%。而現在,在線教育讓市場集中成為了可能。在線教育的發展確實有它得天獨厚的優勢,但在發展過程中,片面的講求速度,講求規模,講求流量,這是否有違教育的初心?

蘇格拉底說過:“教育的本質是喚醒,是開發你的內心。”教育是培養人的活動。自有人類社會以來就有教育,它的職能是根據一定社會的要求,傳遞社會生產和生活經驗,促進人的發展,培養該社會所需要的人才。這個基本特點存在于各種社會的教育活動之中并使之區別于人類其他社會活動。而當前追求的冰冷的數字,與教育的本質又有何種關聯?

從長遠來看,我們認為能夠逃離“裹挾”,狠抓教學教研以及服務,堅持長期主義,放棄關注短期的波動,找到核心的要點的企業才有可能勝出。

結語

俞敏洪老師說:“我想說教育培訓領域依然是一個值得你全身心投入的偉大事業,如果我們發好愿心,真的能夠幫助到很多學生,讓他們更加健康快樂、快樂的求知和成長。如果我們真的做了點,我們就是活菩薩,不用放下屠刀也能立地成佛。”

流水不爭先,爭的是滔滔不絕。


網經社“電數寶”(DATA.100EC.CN)電商大數據庫”包含70+上市公司數據庫、53+新三板公司數據庫、150+獨角獸數據庫、200+千里馬數據庫、4000+投融資數據庫以及10萬+創業項目數據庫,全面覆蓋“頭部+腰部+長尾”電商。適用于電商從業人員、研究人員、創投人士、政府人士、高校師生、商家賣家等,旨在通過數據可視化形式幫助了解電商行業,挖掘行業市場潛力,助力企業決策,做電商人研究、決策的“好參謀”。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law@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Document
提交申請
×
行業

請選擇行業!

姓名

請輸入姓名!

部門/職務

請輸入職務!

公司

請輸入公司!

地址
郵箱

請輸入正確郵箱!

手機

請輸入正確手機!

驗證碼

請輸入驗證碼!

歡迎加入網經社電商精英俱樂部(立即申請)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